關於部落格
楊明戲曲人生
  • 2238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周信芳為現代京劇做了些什麼

  解放後,周信芳擔任上海京劇院院長,1958年,在他的領導下,上海京劇院編演了《紅色風暴》、《智取威虎山》、《趙一曼》等京劇現代戲。   1963年下半年,為了迎接全國京劇現代戲會演,周信芳以年近古稀的高齡,滿懷熱情地親自排演了現代戲《楊立貝》。這個戲是從越劇移植過來的,由許思言執筆改編,通過楊立貝被地主逼迫家破人亡的故事,反映了農民在舊社會的悲慘遭遇。角色分配為:周信芳飾演楊立貝,趙曉嵐飾楊妻,劉斌昆飾狗腿子,李桐森飾地主,小三王桂卿飾楊立貝之子,小毛劍秋飾楊立貝之女。周信芳三次帶領演員去觀摩越劇《楊立貝》。   經過緊張的排練,1964年春進行彩排,周信芳把楊立貝這個人物塑造得非常成功。“訴榜”一場是全劇的高潮。地主命狗腿子打死楊妻和她未滿周歲的幼子,逼走她的大兒子,並放火燒了楊家的房子。家破人亡的楊立貝帶著女兒到處告狀,都碰了壁。最後,父女倆一路討飯,來到南京最高法院告"禦狀",不料又被轟了出來。於是楊立貝便在法院附近,向過路行人訴冤,公開揭露地主的罪行和衙門的黑暗。楊立貝站在臺上,背上掛了一張狀紙,背向觀眾;小毛劍秋演的女兒,跪在他身旁,聲調悲涼地唱著大段的〔二黃〕,訴說她家的不幸遭遇。周信芳很長時間背向觀眾站著,觀眾通過他背上掛著的狀紙,以及他那微微顫動的背影,深深感受到此刻楊立貝悲憤的心情,以及黑暗淒慘的環境氣氛。贏得了觀眾的陣陣掌聲。還有一場"打廟",楊立貝在離開家鄉前,曾到一座破廟裏祈求神靈保佑他能打贏官司。可是結果非但沒告成,又死了女兒,如今只剩下他孤身一人,絕望地回到家鄉。當他再次來到這座破廟時,把一腔的怨憤全在這裏發洩出來了。他舉起棍兒,打碎了菩薩的頭顱,砸破了"有求必應"的匾額。這場戲他又唱又舞,把麒派的倒步、磋步都用上了,極其傳神地刻畫出了這個幾乎被逼瘋了的農民的形象。大家看了讚歎不已:“老院長的現代戲演得這樣的出色,真不愧為藝術大師啊!”   經過三次彩排後,上海京劇院決定同時派出《楊立貝》和《智取威虎山》去北京參加全國京劇現代戲會演。但是京劇院突然接到上級通知,說楊立貝是富農,這出戲不准上演了。後來有人告訴周信芳,這是江青、張春橋的意思。事實上,《楊立貝》初次彩排時,江青、張春橋曾來排練場“審查”通過的。後來,江青等人決定要在周信芳身上開刀,所以把這個戲給"槍斃"了。就這樣,周信芳一生中排演的最後一出戲,被扼殺在搖籃裏了,他所塑造的最後一個角色終於沒能和廣大觀眾見面。   1964年6月,全國京劇現代戲觀摩演出大會在北京舉行。經周恩來總理提議,周信芳擔任大會顧問。會演期間,周信芳寫了一篇支持現代戲的文章,談到自己早年也作過一些嘗試。張春橋看了,面孔一板,把文章往抽屜裏一丟,陰陽怪氣地說:"他也來搶頭功!"周信芳請何慢代筆在上海《支部生活》發表了一篇文章,張春橋發現了,又指責道:“把一個舊社會過來的京劇權威,莫名其妙地樹成一個牌位,捧得高得可怕,還要讓人去膜拜!”山雨欲來風滿樓,厄運已經降臨到周信芳的頭上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