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楊明戲曲人生
  • 2238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漫憶「白蛇傳」------

------表 演 藝 術------ 在奇葩鬥艷陣勢之中當以京崑藝術大師梅蘭芳、俞振飛兩位先生狹其深厚傳統功力及文藝素養而創造演譯的崑曲「雷峰塔:水鬥、斷橋」中的白蛇與許仙之藝術形像貴為傳世精典範本。這些年來梅先生他那甜潤纏綿的唱唸韻味、嫵媚動情的眼神身段和俞先生他那儒雅瀟灑的台風、迴味雋永的俞腔隨時隨地呈印在記憶中而難以忘卻! ===尤其令觀者叫絕的是在崑曲「斷橋」中白蛇痛責許仙起唱大段「金絡索」(亦即京劇大段西皮三眼板)叫板的那段精彩表演:梅先生一句「冤家呀------」的拖音之中伸出五指青蔥般的蘭花式向跪在面前的俞先生額頭一點,並滿腔怨恨地順勁向前一推;俞先生借勁向後仰身欲倒;梅先生見狀恐有閃失急翻雙袖去扶起俞先生;旁觀著這對歡喜冤家的小青見狀恨得咬牙跺腳地大聲呼喝!又嚇得白蛇急忙甩脫雙袖令許仙雙腿跪地而木然低頭------兩位大師此時此地的偶然即興之精湛表演撩撥得滿座觀者動容,每到此處台下皆情不自禁地回報磕堂的喝彩聲! ===再觀梅、俞兩位之舞台扮相:梅先生之白蛇一身雪白褶子夾藍緞滾邊、腰系百折腰袍由兩邊挑起來走圓場仿佛白蝴蝶滿台飛、頭戴白色水鑽面牌外罩蛇額子、正中面上頂一顆火紅大絨球分外耀眼醒目;俞先生之許仙身穿藕荷色淨面軟褶子配黑色烏絨壓金線鏽花寬領邊,褶子用軟布夾層襯裡,做起身段即貼身又有骨格彈性,是那麼清雅爽利受看、頭上許仙巾是仿傳統鴨尾巾縮小尺寸,改用黑烏絨面壓金線花邊以軟胎襯裡製作,戴在頭上隨身段做表而點動,令服裝亦賦與了角色靈性------梅、俞兩位大師這些舞台藝術創造皆為演白蛇、許仙戲之表演藝術精品範本,為後學者楷模。 ------舞 台 劇 本------ 五十年代初著名戲劇作家田漢先生綜合過往戲曲舞台上「盜草」、「水鬥」、「斷橋」、「祭塔」為主的拆子,以舊本「金砵記」為藍本增益首尾而寫出了全部「白蛇傳」。田漢先生的初稿問世正值大陸政局變更之初,田漢先生隨軍南下正停留在武漢,即將該新劇本首演權授與當時由周信芳先生任總團長之中南京劇工作團(亦即武漢京劇團前身),首排導演即為楊師玉華先生(楊師並與高維廉先生在劇中輪流擔堈許仙一角),該劇由一代名旦楊菊蘋、李慧芳及周曉盧、琴麗芳等先後扮演白蛇;郭元汾、葉盛茂、張宏奎都扮演過法海;大武生高盛麟還在「水鬥」中扮過伽藍------當年這齣陣容強大的新本「白蛇傳」令大陸新政權之舊戲舞台別開生面,上座久久不衰------ 之後田漢先生回到北京再對劇本作修改潤色,才交由四維劇校(亦即中國戲校前身)由謝銳青、劉秀榮、張春孝、朱秉謙等排演,由旦行鼻祖之尊的王瑤卿老先生主持編腔,演出成功、反映極佳!到了五十年代中期由中國京劇院杜近芳、葉盛蘭兩位擔堈主演之後,田漢先生之「白蛇傳」劇本之藝術格局已趨成熟定型,成為五十年代呈現在大陸菊壇,由中國京劇院成功創排的影響最久遠的四齣招牌大戲:白蛇傳、野豬林、獵虎記、楊門女將之首,並揚威海外! 之後南北藝術團體爭相照本宣科地搬演,南北名旦除張君秋、言慧珠與台灣顧正秋等幾位始終只演傳統路子的「金山寺」、「斷橋」、「祭塔」三折之外,即使是雄居上海的李玉茹、童芷苓;雲南的關肅霜、漢口的楊菊蘋、北京的趙燕俠這幾位大牌名旦,她們皆擅演白蛇戲,並各有各的藝術特色及叫座的招數,看她們所排演的劇本,皆統一依據的是田漢先生的「白蛇傳」。 六十年代初由言慧珠與俞振飛領銜到香港的上海青年京崑劇團,以「白蛇傳」打炮,戲由北京原排導演李紫貴先生與上海呂君樵先生兩位合作執導,中間保留了“盜仙草”及“金山寺:水鬥”之崑曲路數、未尾又增創了青蛇搬請風火神摧毀雷峰塔的情節及武打技巧;並以華文漪、王芝泉、王君惠、楊春霞四演白蛇;岳美緹、陸伯平、蔡正仁、費正年四演許仙;金采琴、于永華、高 青、齊淑芳四演青蛇之新星全樑上霸為叫座陣容,上海的白蛇在言慧珠別致匠心指導下將身上那件白褶子的藍緞子滾邊改為銀白亮緞滾邊,令當時上海幾位初露頭角的年青漂亮的白蛇扮相更加明麗迷人!當時上海的觀眾甚至以「楊斷橋」而美稱楊春霞,贊她「斷橋」聲色皆佳------ 當年上海這齣推陳出新的京崑藝術兩下鍋的「白蛇傳」一炮而紅,轟動港九、美名外揚。而就劇本結構而言,仍然是不離開田漢先生「白蛇傳」原著框架。 ------先 師 匠 心------ 六十年代中期,筆者所在的前湖北戲校京劇科畢業巡迴演出,打炮劇目亦有「白蛇傳」,由先師楊師玉華先生負責整理劇本並導演,前面「游湖、借傘」與「端陽、酒變」運用了早年上海小楊月樓諸前輩連台本戲「白蛇傳」特有的南派舞台變景換場處理手法;中間「盜仙草」與「金山寺」不僅仿上海京崑保留崑曲路數,白蛇尊梅先生路數,與青蛇合聲載歌載舞地唱全四段曲牌、手使雙槍打五梅花群蕩子,接耍雙槍下場花,更保存了「水鬥」之前許仙私上金山的單場戲「降香」唱姜妙香老先生傳授的那段有名的「江溪畫,橋東畔柳------」;接下來「斷橋」則尊北京原排路數,唱王瑤卿先生編撰的成套大段西皮唱腔、後面的「合砵」不僅擷取了趙燕俠特有的二黃徽調「親兒的臉、吻兒的腮------」,更安排白蛇、法海、許仙三人輪唱俱有南派藝術特色的五音聯彈,令台上台下蕩氣迥腸------這齣吸取南北流派所長而總匯的「白蛇傳」之劇本也依然完全游走田漢先生原作。可惜,因中國大陸現代戲豋場,政治氣侯變局,先師楊師玉華先生之匠心力作尚未正式展示菊壇,無疾而終; 直到「文革」之後,上海京劇院李炳淑、方小亞、陸伯平三位主演之「白蛇傳」搬上銀幕,創大陸戲曲影片最高票房,其整體格局仍然不出田漢先生原作巢臼。可惜,影片中許仙由小生演員上鏡,唱腔改成大嗓,由幕後老生演員配音,留下中國大陸藝壇「文革」之後,「左禍」陰魂下誕生的奇異怪胎:許仙雙簧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