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楊明戲曲人生
  • 2238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近觀上海名人官司(三)

2.言慧珠托孤自盡 言慧珠34歲與前夫薛浩偉生子言清卿,老來得子對兒子萬分寵愛,為兒子找了好幾位乾媽與義父:許美玲(已故京戲名老生紀玉良之妻);李惠榮(言慧珠早年中學同學);梅葆玥(已故梅蘭芳之女兒);吳中一(已故中國工商界名流);前新疆建設兵團張副司令等等,企望在任何情況下,總有一位會幫助兒子; 1966年,文革來勢凶凶,言慧珠那裏認得清!?想不通,只能到處寫信求助,給北京母親與好友頻頻送錢,希望有人能關心、愛護、幫助寶貝兒子,應該想的方法都試過,一直到求助無望;看到街上佈告:所有牛鬼蛇神反革命子女要趕到農村去,更令言慧珠深感自己活著對兒子不利,就給俞振飛、清卿弟和自己理好三個箱子,並領清卿弟向俞振飛托孤交待後事; 1966年9月,証人在外地劇團收到言慧珠給寄來一封遺囑,要証人對清卿弟親如手足;等到1967年冬天,証人乘全國大串聯回到上海,在很冷的晚上直奔華園,見到俞振飛,與清卿弟抱頭痛哭,俞振飛拿出言慧珠給他的遺信給証人看,記得內容是:「對不起,原諒我的壞脾氣,謝謝你答應能照顧小清清,我實在是活不下去了,我活下去對你和兒子都是負擔。」;清卿弟還把言慧珠留在他口袋裏的女式手錶交給証人留念,証人至今問心無愧,對清卿弟不離不棄,盡到了微薄之助。 俞振飛始終不曾公開言慧珠給他的遺信! 3.俞振飛對言慧珠說:儂去死,我勿死。 言慧珠去世之後,証人很思念“乾娘”,想知道更多內情,帶了清卿弟一同去探訪言慧珠離世前最後見過的密友吳媽媽,她是言慧珠早年在北平春明女子中學的同學李惠榮,由北平到上海與言慧珠往返幾十年的閨中契友,吳媽媽很傷心地說:「---慧珠去世之前,與我在馬路上匆匆匆忙忙見了一次,慧珠向我哭訴:我沒有前途了,我與俞振飛要學金素雯夫婦一同死,老頭子(俞振飛)說:我不死,要死你去死,老頭子要我去死,我是實在活不下去了!這些錢請每月給清15塊,拜托妳照應清---我只有勸慧珠:你千千萬萬不要上老頭子的當!千千萬萬不要死!清這麼小,你死了清怎麼辦?日子总会好起來的---」,那次吳媽媽還傷心自責:「---之後就聽說言慧珠自殺了---我在社會恐怖壓力下,無奈上交了慧珠留給清卿的錢---我真對不住慧珠---但是我再三向組織上講:這些錢是言慧珠留給清的生活費---」。 直至文革過後,証人聽上海戲劇圈中多位內行知情人感慨:當初慧珠身邊人若能多加勸慰,慧珠就不會死! 4.華園“好爸”俞振飛 証人原本和俞振飛關係一直相當好,當年証人演現代戲“送肥記”,言慧珠沒來,俞振飛他一人也到劇場看戲;文革初期,清卿弟和繼父俞振飛關係還是親密的,有次俞振飛病危,清卿弟還每日到醫院探望繼父並且陪夜。 言慧珠去世之後,証人與清卿弟日夜思念,每次清卿弟向俞振飛提出要尋回媽媽骨灰,均被俞振飛惡聲斥駡:「小赤佬勿要尋死,現在格種形勢,儂太平點!勿要尋麻煩來害我!?」有一次還被俞振飛告發到學校,害清卿弟被工宣隊拉去游行批鬥;之後經我多方打聽指引,才由清卿弟偷偷到上海閔行一處公墓,找回無人認領的言吾生(言慧珠夲名)骨灰,偷偷放在清卿弟的破床之下雜物中,與媽媽骨灰相伴偷生。 昔日華園女主人言慧珠身後骨骸不得其門而入,難安其位,當年清卿弟與証人的青少年心靈受到俞振飛的傷害,終身刻骨銘心,這是歷史事實!; 文革尾期,俞振飛一次又一次要把清卿弟趕離上海,一度還把清卿弟送回合肥生父薛浩偉處。証人深知中國人戶口的重要性,上海戶口一旦遷出,一輩子難回來了,証人不惜與俞振飛翻臉,一次一次打長途電話,千教導萬囑咐清卿弟:「你是言慧珠獨子,千萬不可走呀,我是受你媽媽託付的!你馬上回上海,華園這裡才是媽媽留給你的家。」 之後,又由言少朋與言小朋两位舅舅執筆替外婆高宜安向上海主管學生分配機構寫信呈情,這才保住清卿弟留在華園、未被俞振飛趕出上海。 當年証人在上海有青年朋友下放去新疆,曾經到火車站送行,見月臺上一片哭聲,可想上海人不願遠離之戀土情深。 文革後期,清卿弟為華園房子、工作分配問題一直受到繼父俞振飛刁難制肘,經常爭吵不和,上海戲校與華園街道委員會多次開調解會,蔡正仁當時是參與其事的見証成員。 上海名宅華園,是言慧珠於1950年購置自用的私人產業,文革後,華園由其子言清卿合法繼承,之後言清卿出售華園之時,業主產權仍然姓言。近聞上海同濟大學出版書刊,竟將上海名宅華園列為俞振飛故居。 言慧珠夲是全心全意準備與俞振飛結婚過一世的,當初俞振飛身無長物,幾無私人財產,由一輛三輪車拖著全部家當由五原路搬到華園;文革抄家,言家長篇財產清單所列都是言慧珠賺來的黃金、珠寶、現鈔與存款;文革過後,俞振飛多次對証人講“言慧珠的遺產我一分也不要”(俞也向很多人講過),後來他又不通過清卿弟拿走2萬元(言慧珠的遺產),被清卿弟追查起來,俞振飛又說捐給學校交黨費,這算是誰捐!?這是俞振飛侵佔言慧珠遺產,沽名釣譽。 直至今日,當年知道以上實情的俞門弟子蔡正仁等,無人敢說公道實話。 5. 華園女傭王菊英 王菊英者,是証人1963年介詔進華園的女傭,工資28元一直是言慧珠付(言去世由遺產中扣發),當年上海的俞門弟子均對王菊英非常尊敬,叫孃孃,言慧珠自盡後,全當「師娘」看待,王菊英也以華園女主人自居,華園鄰居曾對証人說:凡向俞老收什麼費,俞先生回答總是:去問王菊英要。 言慧珠自盡之後,俞振飛和王菊英自1966年至1980年,共處華園長達14年,她早成了俞家女主人身份,現在美國的俞門弟子王泰琪曾對証人講:「孃孃(王菊英)對我們同學講:俞先生就是這班學生,將來都是留給你們的---」; 言慧珠自盡之後,華園內大小三人,繼父俞振飛是打倒的牛鬼蛇神、女佣王菊英是街道革命群眾、清卿弟是只求吃穿生存的十歲孩童,証人親見女佣王菊英對孤兒清卿弟生活處處刁難,已讀書上學的華園少主人沒有大門鎖匙,常在街頭流浪,吃飯不飽、穿衣露體,被駡小癟三,華園內形成牛鬼蛇神繼父聯同革命群眾女佣,共對年僅十歲華園少主,為了清卿弟的生存問題,証人一次一次去華園瞭解情態,幾次責問繼父俞振飛:120元還養不活一個孩子? 當初令清卿弟變成華園小癟三,全是繼父俞振飛默許女佣王菊英的虐待,實在太不人道,清卿弟最恨的是女佣王菊英。 這是言慧珠生前萬般也想不到的事實。 証人是幸存的言慧珠托孤人、幸存的華園往事當事人,鄭重告白法庭:言清卿口述《粉墨人生妝淚盡》之初,已經以寬容心態着意地迥避與淡化某些在世名人之人性面目。為逝者長安、為生者明事,不得不再將華園往事細節向上海蘆灣區法院承辦夲案法官合盤托出,《粉墨人生妝淚盡》所述人物與事件完全是真實的,這部書記誌了两位中國京崑藝術名人大師言慧珠與俞振飛生前相處十年之真實人性原貌。 証人:徐常青 簽名: 寫於 2010--5--3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