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楊明戲曲人生
  • 2240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近觀上海名人官司(四):

5、 李蔷华指控之五,言清卿《粉墨》中捏造“俞振飞与保姆关系关系暧昧” 法庭上,言清卿反驳了李蔷华的指控,认为《粉墨》之所以回忆当年所见到的保姆与俞振飞的 一些生活情况,主要是对照自己在家中的吃不饱、穿破烂的境遇,但书中没有使用“关系暧昧”的词语,因为当时俞振飞已经丧妻,保姆独身未嫁,就是保姆想嫁给俞振飞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至于俞振飞与保姆的关系,出庭作证的华园邻居说亲眼看见“保姆与俞振飞手拉手”。另外,在李蔷华方面提供给法庭的俞振飞给友人信函中,俞振飞告诉友人“阿姨(指保姆)经常逼的我喘不过气来”、“王女(指保姆)从您做了工作以来,态度比较好的多”。在1980年初诉讼中法院的“了解情况记录”中也记载,俞振飞辞退保姆用了二千元,原因一是俞振飞感激保姆,二是文革中红卫兵冲击华园时保姆把房子保住。 6、 李蔷华指控之六,言清卿捏造“俞振飞要将言清卿赶出上海” 法庭上出示的1980年诉讼材料中有记载,当时言清卿就已经向法庭反映了在毕业分配问题上与俞振飞的矛盾,就是按照当时的政策,家庭独子可以留上海工作,但俞振飞坚持不承认言清卿是言慧珠、俞振飞家庭的“独子”,俞振飞还与学校工宣队讲服从组织安排,因此言清卿被分配到外地工作。当年言少朋、薛浩伟及邻居都为了言清卿毕业留上海向俞振飞求情,但俞都坚持不答应。 7、 李蔷华指控之七,言清卿在《粉墨》中捏造“俞振飞争夺、侵吞言慧珠的财产” 法庭上,双方当事人从“华园”房子、家具、言慧珠存款等三方面,质证了俞振飞有没有争夺过言慧珠的财产。 关于华园房子。1980年诉讼笔录记载,言清卿向法庭反映俞振飞曾经打报告给市房管局要求以上交“华园”来换取房管局重新分配二处房子,一处是好房子(长乐路)给俞振飞,另一处是差房子给言清卿,以后因为言清卿坚持反对上交华园,俞振飞目的才没有得逞。当时俞振飞听了言清卿的话后,当庭就对法庭否认曾经给房管局打过报告。但是本案中,言青卿意外发现在李蔷华方面提供出来的俞振飞信函中,竟然有俞振飞写的“文化局的凌永福是领导上叫他来问我需要的住房有什么要求,实际上我给房管总局的一张报告上,文化局打公章,戏校打公章------”的内容,由此可见,俞振飞在信中说的“给房管总局的一张报告”,就证实了1980年诉讼中言清卿说“俞振飞打报告给市房管局”是事实,而俞振飞向法庭撒了谎。 关于家具。1980年诉讼的法院“谈话记录”记载,俞振飞当时承认“在1977年下半年搬家时曾和邻居讲要不要通知言清卿,因为言清卿在上班,邻居说应该通知。通知不是我通知的。他一来就吵,当时我的东西家具已搬上卡车了,他带来几个人手拿铁尺,我这里只有几个学生,我和学生讲不要理他”。本案诉讼中,当年的邻居出庭作证,证实俞振飞的学生蔡正仁等到华园来帮俞振飞搬家具,没有通知言清卿,邻居出来阻止他们搬,并通知言清卿回来处理。 关于言慧珠存款。在1980年的诉讼材料反映,当时戏校提供的言慧珠存款清单中有以“言吾生”名义的存款一万元,另外戏校还提供了“俞箴非”名义存款11500元、“俞伯龙”名义存款2000元。文化局复查组的人向法庭表示“俞箴非”、“俞伯龙”名义存款这二笔钱“很难确准是谁的”。后来经过法官做工作,言清卿舅舅、舅妈等同意“做为言慧珠对俞振飞生前的安排,送给俞振飞了”。据此,俞振飞与言清卿达成调解协议,同意“俞箴非”名义存款11500元、“俞伯龙”名义存款2000元归俞振飞所有,其他包括“言吾生”名义的存款一万元在内的言慧珠存款都归言清卿所有。但是,当调解后言青清卿从戏校拿到存款单到银行去取款时,却被银行告知“言吾生”的存款已经被言慧珠生前更换户名为“俞振飞”,这笔款早在1978年4月5日由俞振飞提取了,提取方式是由静安寺储蓄所转到复兴东路上的卢湾区储蓄所。俞振飞提取这笔存款后,隐瞒了这个情况,既没有向戏校领导汇报,也没有在1980年诉讼中向法官作出说明,以致戏校提供给法院的清单中言慧珠这笔存款还在,法官也被蒙在鼓里,还做言清卿的工作把“俞箴非”名义存款11500元、“俞伯龙”名义存款2000元给了俞振飞。 8、 李蔷华指控之八,言青卿在《粉墨》中将俞振飞描绘成粗俗的人 李蔷华所谓的“将俞振飞描绘成粗俗的人”,是指《粉墨》中记述了俞振飞曾经说过“言慧珠强 奸了我”。 法庭上出示的1980年诉讼法院“座谈会记录”中记载,言小朋在会上反映“最近有二位记者告诉我,因要帮俞整理自传,就到俞处想让俞口述,他们再加以整理,俞讲到他和言慧珠结婚是出于没有办法,因为言把他强奸了”。在1984年言清卿给文化局反映情况的信中,言清卿写道在1980年7月7日“民事调解会”上,孙法官就俞振飞曾向记者污蔑我母亲一事对全体到会者宣称“我们了解慧珠同志的为人是很厚道、很善良的,俞振飞同志竟然说出我和言慧珠结婚是因为她强奸了我这样的话,我们认为十分无理,希望文化局和戏校领导和俞振飞同志谈一下,指出他的无理”。 9、李蔷华指控之九,言清卿在《粉墨》中称俞振飞是拆白党 言清卿认为,这是书中回忆的言慧珠说过的话,不是言清卿说俞振飞“拆白党”。 法庭上出示了1999年8月《中外杂志》、2000年版《戏言言戏-续集》,里面都有记载,说“言慧珠在世时,曾经跟她的弟弟说我这一生遇到两个拆白党,一个是白云,一个是俞振飞”。 年过七十的证人咪咪特意从香港赶来出庭作证:1964年春,一天下午五、六点钟,证人与言慧珠骑自行车回华园,进门就听得楼上哈哈大笑等言慧珠拉证人上楼,见楼上客厅坐着上海戏校一个女小生,身穿红毛衣,头上有一条红发卡,与俞振飞谈笑正欢,言慧珠当场直指女小生说“怎么这样开心,这么晚了,还在这,谈什么?你们天天在学校上课见面谈不够?你们每星期天小生聚会谈不够?这样无休止的谈到家里楼上内宅,你们究竟谈什么?谈出来让我听听,让我也开开心”。该女小生闻言马上匆匆下楼离开华园。言慧珠气得将茶杯摔在地上,怒斥俞振飞“这不是第一次了,我忍你已经忍够了,在长春拍墙头马上,你日日写信给她,我是亲眼看到,你这样把我放在哪里?你心上还有我吗?当初白云叫别人替他写信骗我嫁给他,如今你把我追上手还不够,还要与这个女小生书信不断,谈什么心?聊什么天?你这样骗我就是拆白党”。言慧珠见俞振飞一直低首无言,便把言清卿拉过怀内哭起来:“什么好爸?好一个拆白党,当初与你亲爸离开就是被这个拆白党骗了,妈妈的名好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