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楊明戲曲人生
  • 2238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趙燕俠不穿江青送的毛衣

“毛衣”事件   提到趙老師,人們就會想到“毛衣事件”。 “文革”中有人說江青送她毛衣,她竟然不穿,甚至摔在一邊,嫌髒,真是罪大惡極,因此全國共討之。 “文革”後,人們說她不穿江青送的毛衣,不愧反江青的先鋒。 趙老說,“我沒有反對過江青,我哪裡有那麼高的覺悟,敢反江青?不過我就是有點看不慣她的作風,想躲著她。”原來在1963年江青就開始把她請到中南海豐澤園家中吃飯,稱她是多年來在全國物色到的最有創造力、能演現代戲的演員。 從此讓趙老經常陪她看戲、看電影。 有時還會剝一塊糖,親手放到她嘴裡。 而趙老沒有陪別人看戲的耐心。 經常是以上廁所為由溜之大吉。 不久,江青找來《沙家浜》的劇本,當時叫《地下聯絡站》讓她演阿慶嫂。 首演失敗後江青很失望,就到上海去了。時任北京市長的彭真請來上海滬劇團幫助他們排練獲得成功。 因事先沒有通知江青,使江青惱羞成怒。 有一天,劉主席認為她演的老闆娘太正經,缺乏地下鬥爭經驗。 事後江青問趙老:“他(指少奇同志)跟你說什麼了?”趙老如實回答:“主席說我演的阿慶嫂不像……”一句話沒有說完,江青瞪大眼睛說:“什麼主席,說清楚是你們主席,還是我們主席?”趙老當時瞠目結舌,無言以對。 後來江青傳達毛主席指示,把這齣戲由歌頌地下黨鬥爭改成以歌頌武裝鬥爭為主,趙老怎能知道這齣戲的後面是兩條路線,兩個主席在斗爭。 直到劉少奇被打倒,趙老才恍然大悟。 儘管江青在人民大會堂公開點名稱趙燕俠是反革命黑幫,與“三舊”勾結起來迫害她的身心健康,必須要徹底打倒再踏上一隻腳,叫趙燕俠永世不得翻身。 從此對她武鬥,抄家,使一家四口流浪街頭,還把她的丈夫張釗關進監獄。 當《沙家浜》要拍攝電影時,江青知道青年演員不行,立即把趙老解放,說她對樣板戲有功,讓她秘密輔導青年演員。 輔導後又立即給她戴上了“五一六反革命分子”的帽子,強迫勞改。 直到毛主席要趙老拍攝電影《紅娘》才使她離開幹校。 可是趙老至今仍說:“江青當時送我毛衣並無惡意,但是我比江青胖,怕給她的毛衣撐壞了,所以沒有穿。”對江青排演的樣板戲,趙老是最大受害者,但是她說:“平心而論,江青還是懂藝術的。”   現在的京劇演員每演一齣戲總是要遵循某一流派,而在趙老的藝術生涯中,她演的荀(慧生)派戲由多到少,由少到無,自己的獨創劇目卻從無到有,由少到多,最後形成趙派,蔚然成風。 週總理要她排演《白蛇傳》,現成的作品到處都有,她不願意吃別人的剩飯,立志排出自己的《白蛇傳》,結果獨樹一幟,流傳日廣。 她說:“荀派好,你學得再像也是模仿,也不是自己在演戲。臨帖重要,但不能一輩子只臨帖。”她就是這樣“出荀入趙”,成為京劇女演員中唯一的流派創造者。   “文革”後,她排演並主演了全國第一出新編京劇《闖王旗》。 為改變劇團少演少賠、多演多賠的現象,她率先成立改革試點團隊,歷盡千辛萬苦,終於扭虧為盈,減輕了國家負擔。 雖然得到文化部長和北京市的大力支持,只因與現行體制相悖,傷及機關大鍋飯的利益,最後被迫解散,以失敗告終。 飽經江青迫害的趙燕俠多麼希望好好演戲,報答黨和人民啊,可是她卻被迫提前退休了,多少演出合同變成了廢紙。 她忘不了,她每到一地演出,首先看到的是觀眾在五天前就帶著被褥連夜排隊買票的情景,所以她希望在被迫退休前組織一場告別舞台的演出,某劇院領導說:“這麼多人要退休,都搞告別演出,搞得過來嗎?”眼看一個曾經每年上繳高額利潤的京劇院,現在卻靠國家上千萬經費養活,過去演戲賺錢,賺大錢,現在卻要花錢唱戲,動輒數百萬。 排演了那麼多新戲,卻沒有一出能夠流傳下來,80多歲的趙老,作為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京劇傳承人,她的心裡很不是滋味。   我想,看看當年趙老師怎麼學戲、唱戲、賺錢,想想我們現在怎麼唱戲、賠錢,這是一面多好的鏡子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