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楊明戲曲人生
  • 2238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近觀上海名人官司(八)

4、執筆者餘之也作了被告有力的反駁,他講了四點: 一、聽了李薔華的發言,感覺不是在打官司,而是在開俞振飛表彰會,表彰俞振飛的先進事蹟,“好好先生”“為人厚道”“與我(李薔華)相處如何如何的好”等等,既然是狀告書中“捏造”,就要說出書中哪一點是“捏造”!?俞振飛有沒有插足他人家庭!?俞振飛對言清卿真如親爸!?;俞振飛對言慧珠(四太太)也如同與五太太(李薔華)那麼溫馨!?我們相信,一個八十多歲的人總不會說謊,一再寵統地說李與俞“好” ,你薔華也可以寫書說俞如何好,但不能阻止言清卿說話; 二、我餘之所以要“為言執言”,完全是出於同情一位“弱者”,同情一個“孤兒”;同情一位長期受到不公正對待的藝術大家言慧珠。我餘之他從事新聞工作四十年,沒有寫過一篇“失實”的報導,相信:言清卿的口述也完全是真實的,相信“ 23條證據”就是明證;相信薛浩偉、徐常青及當年上海華園里弄幹部的證詞就是明證; 三、《粉墨人生妝淚盡》能在今天出版,正是中國改革開放、廣開言路的標誌,在國內、在上海此類的書不在少數,有些被寫的主角者的地位,遠比俞振飛高得多,相比真是小巫見大巫了; 四、李薔華所說:俞“不沾染一點舊社會的習氣”,此點更不可信。今日坐在法庭現場的香港戲曲評論家、俞振飛的學生楊明先生說過當年在香港少年時期的一件往事: 1955年,楊先生的媽媽等一干人等在九龍火車站送俞振飛一行離港北上,在返回內地的火車上,當眾被一位舞女打兩記耳光,並罵俞振飛“拆白黨” 休想一走了之--- 足以則証俞振飛在舊社會的人格際遇,誠如俞振飛自己自省:“年青時的荒唐” 、“過不了女色的關” 、“生活糜爛”等等。李薔今日如此為俞振飛粉飾人格品行,是不是欺人自欺!?是不是太過份了!? 5、余之發言後,楊明先生即場兩次舉手示意要求發言,均被法官阻止;李薔華也同時舉手要求發言,也被法庭阻止,庭長說,有什麼新話題,三天內可用書面寄來,筆者此時看表,時間已近十二點。 6、法庭最後宣佈法庭調查結束,詢問雙方是否願意接受法庭“調解”,雙方均不同意。 近觀上海世博會一片和諧聲中名人官司,令人五內翻轉不堪回味,始作甬者何苦來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