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楊明戲曲人生
  • 2238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近观上海名人官司(九):

1、我对这场官司的看法:我认为原告李蔷华告余之、言清卿是一种非常不理智,甚至反常理的做法,李作为1980年与俞结婚的第五任妻子,对她的名誉损害何以谈起?而言清卿作为言慧珠唯一的儿子,以及85岁尚在世的生父(健在合肥的京劇老生薛浩偉),他们与俞的感情生活以及文革以后发生的一些事情,俞振飞第三者插足等,他们是亲历者,这种感受及证词是其他人无可替代来描述的。 以前,政治生态如此,当俞振飞艺术光环在身,李(薔華)设法把既得利益分享之。当今改革开放三十年,在胡主席倡导和谐社会,言论自由有所改善的情况下,上海方面主动去寻找言清卿这个孤儿,到上海电视台作了访谈,也为言慧珠出了纪念册。就在这样的环境下,余之先生帮助言清卿写了一本回忆母亲的书,一吐心中四十年的苦水,应该说这是社会进步的产物,民众都感到欣慰!其中书中所提到的俞的生活与他以前的表现也相吻合,对于文艺界朋友都心知肚明,他人不愿多作评论而已,李蔷华等少数既得利益者,看到这本书引起“气愤”也属正常,但他们竟然大动干戈,要打官司,还要在言清卿的伤口上咬上一口,岂非可恶至极。动因也很清楚,谢晋夫人徐大雯状告恶人宋祖德,宋祖德道歉又赔款,引发了李蔷华的联想,可是,他们太天真了,宋祖德是一个到处造谣、恶意中伤他人的恶人,言清卿是一个时代悲剧的受害者,同情他的民众无数,今天文汇出版社余之先生帮助他写了一本好书,而他们反而要求赔偿精神损失20万元,登报道歉等等,岂非可笑! 2、俞振飞先生的艺术成就与他的生活、品格完全是两件事,伟人也有不足,而且俞的生活作风有问题,现在人也死了,以前大家不说而已了,难道李(薔華)本人就不清楚吗?戏是戏,人是人,俞振飞也不是“圣人”。 再说我岳父,在文艺界名气不大,但认真演戏,清白做人,俞振飞能比吗?他(阎少泉)与盖老长期合作,中央许多领导都看过他的戏同时也非常喜欢他的戏,与盖老合演的“十字坡”二度搬上荧屏,留与世人。田汉先生所提“英名盖代三岔口,杰作惊天十字坡”的条幅,一直挂在家中,岳父是武旦(解放前都由男演员扮),因此求教于他的女学生非常多,其中有梅门弟子童芷苓、李玉茹、言慧珠、顾景梅、陈正微、沈晓梅,其他关肃霜、戚雅仙等等,故而接触的都是女明星、女学生(有照片留存作证),他一生没有一件绯闻,这就是人品了! 最近,(上海)京剧界一批元老聚会,有熊志麟、小三王桂卿、小高雪樵、张遇春、刘泽民等,说到我岳父,一句话“武功高,人品好”而谈及李蔷华、俞振飞及打官司,都觉得好笑而已,但大家都老了,有的走路都由儿女陪,如何来法院? 3、法院可予联系了解对俞振飞为人及李蔷华涉及要打官司的代表人物: 1.著名话剧导演XX先生(地址略),他对我直言:“他与蔡正仁的关系蛮好,但李(薔華)打官司实在是荒唐之举,聪明一些,应安抚言清卿才对,打官司,俞振飞本来就是这样的人,越讲越黑”。 2.戏校离休干部XX的夫人(地址略),当她知道李蔷华要打官司,她对我说:“我还以为言清卿要打她的官司,李(薔華)怎么可能打小孩的官司呢?,时间都不对啊!李蔷华昏头了” 3.原上海昆剧团演员XX(地址略),她直言:“言慧珠死后,俞及保姆对孩子不好,昆剧团许多人都知道的,他们昆剧团去武汉演出时,李蔷华拍俞振飞马屁,跟进跟出大家都看到,她比俞小上一辈,现在还要打官司,团里有不少人看不惯她的”。 4.著名电影演员XXX(言小朋好友)某省影视协会副会长,多年前,他亲口告诉我,也曾打电话给言清卿:“小朋告知:言慧珠的死俞振飞有责任,如俞多一点关心、安抚、不会死的” 4、还有一个具体的关于言清卿取其母骨灰的事情,原告也要做文章说言清卿煽情,难道公墓也是编出来的,俞及其他人有谁去过? 凑巧,我在今年春节朋友家中谈及此事,公墓看守人张家已找到,他有三个儿子均在沪,其中二儿子张XX(曾在上海土产公司工作),家住xx路,现家人不要言清卿致谢,送一本书即可。 最后,我认为首庭法官提问简要、清晰、公正,但限于时间过长,被告方证人发言时间太少;其二:原告第二证人(上海戲校鄭利寅)说:“本书未看过,我不要看”他来作证不妥;证人费三金(俞门弟子)说: “申报是台独的言论,他根本不懂,申报是(台灣)一个京剧老报,台湾能知道也是我们国家政策上调整的结果。再则;他又是另案的被告”作为证人也不妥,这些务必请法庭注意。 根据本人所知此案已引起海内外人士的广泛关注,相信在法庭正确的引导下,会对本案公正审理。 陈述人:史柏生 二0一0年九月十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