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楊明戲曲人生
  • 2238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憶歌劇《洪湖赤衛隊》台前幕後

《洪湖赤衛隊》主題歌 自《洪湖赤衛隊》上演以來,其主題歌《洪湖水浪打浪》被人廣泛傳唱歷久不衰,但是,很少有人知道這首主題歌是借用了一首名為《襄河謠》的歌曲。 《襄河謠》的原作者為吳群,他當時是襄陽軍分區文工團音樂人員,1953年在全國性歌曲評獎中,《襄河謠》榮獲三等獎,並刊發於《湖北文藝》。 《襄河謠》是根據民歌《月望郎》改編,曲調流暢、優美,有很強的地域色彩,還要感謝編輯部的一位襄樊籍的女士,她對歌頌家鄉的《襄河謠》情有獨鍾,只要稍有空閒,便坐在鋼琴前自彈自唱,別人不聽也得聽、越聽越有味,在文聯漸漸傳唱,令當時並沒有在社會上流傳由此引起大家關注,恰好這時音樂主創人員張敬安對這位女士有所接觸,在他的腦海裡留下永恆印痕,後來創作《洪湖赤衛隊》不由自主借用這首歌。《襄河謠》原詞是唱襄河及漢江的:“襄河水,長又長,河水滾滾向東方……”。《洪湖赤衛隊》主題歌,只是改填歌詞,並根據《襄河謠》原曲調延伸出後面的四句副歌:“四處野鴨和蓮藕,秋收滿畈稻穀香,人人都說天堂美,怎比我洪湖魚米鄉。” 當時人們思想,毫無「知識產權」概念,《洪湖赤衛隊》借用「別人」一首歌作為「創作」主題歌,大家也都不以為意。直到中國改革開放後,《洪湖赤衛隊》曾因文學文本發生「知識產權」糾紛,但對借用《襄河謠》一事,公開披露還是不多。 原在襄陽軍分區文工團工作的吳群,後轉業到天門花鼓劇團。1980年,珠江電影製片廠應東南亞華僑之約,將有“華僑之鄉” 美稱的天門花鼓劇團最有代表的花鼓戲《站花牆》拍攝成戲曲片,《襄河謠》作者吳群便是戲曲片《花牆會》的音樂主創人員,讓他最後一次展示音樂才華,這是題外後話。 《洪湖赤衛隊》的舞臺劇夲是由楊會召、梅少山共同執導,謝添則是電影版的導演,謝還在影片飾演張副官一角,戲份不多,在犧牲時一段表演,處理得乾淨俐落,昂然正氣給人留下深刻印象。 影片《洪湖赤衛隊》母女牢房相會,聲情並茂催人淚下。可是人們沒有想到韓母演唱並非原唱,是由一位原省文聯文工團張玉瑚配唱,之後電影版《洪湖赤衛隊》文字宣傳也末提,但在那個年代,革命提倡“把一切獻給黨”,社會提倡“毫不利己,專門利人” , 所以,電影版《洪湖赤衛隊》動聽的“小曲好唱口難開”是向玉梅配唱、“小紅三棒鼓”是著名歌唱家蔣桂英配聲,因為只有她的三棒鼓打得清脆。默默獻出自己的歌聲,讓別人借用自己的歌曲成名,這在今天看來不可理解,今天筆者寫此文,還原歷史真相,曾再一次向張玉瑚諮詢,當事人張玉瑚除了證實《洪湖赤衛隊》韓母配唱事外,特別叮囑:不必把此事公開。 令筆者感傷:18世紀初,在美國出現进步的個人主義被人為是萬惡之源,所以張玉瑚凡事要“狠鬥私字一閃念”。殊不知 “五四”運動的先行者胡適說:“爭你的自由就是爭國家的自由,爭你自己的權利就是爭國家的權利。”並諄諄告誡我們:“權利的保障全靠個人養成不肯放棄權利的習慣。” “彭霸天”----當代雷海青 彭霸天是《洪湖赤衛隊》劇中反派主角,“彭霸天”扮演者陳金鵬,原是一名楚劇戲班裡當家小丑,武漢解放,從戲班轉入新型文工團,後又併入歌劇團,從”戲子下九流”一躍為”靈魂工程師”,感到無比自豪,激勵他努力奮進。以他僅有的一點文化知識,堅韌頑強地鑽研藝術,成為省歌劇團藝委會主任,集編﹑導﹑演於一身。 他創造角色幾乎達到忘我程度。他認為演員創造角色不僅是在排演過程,且是在每次演出之中。因此,每次演出必提前到場,化妝,穿好服裝便找個地方就像和尚入定似的閉目靜坐,體驗角色不與別人閒聊,散戲回家記演出日記,方上床入睡。最令人難忘的是彭霸天表演深沉,含蓄,既不火,也不瘟,以至有人讚譽其為“活彭霸天”。 說來令人心怵,就是這樣一個優秀演員,卻因生性耿直,遭來殺身之禍。那是上世紀60年代初,他的家鄉黃陂與全國農村一樣,正陷入饑荒困境,當時《洪湖赤衛隊》譽滿神州,別人在賞賜的盛宴上狼吞虎嚥,他卻停箸沉思,有次陳金鵬回鄉,也許是受到傳統戲曲直言上諫的忠臣影響,他在一些場合,極不適宜地說了一些與當時政治氣氛不協調言論,甚至上萬言書進諫,這不是“伸出頭來接石頭”嗎!?果然「政權大石頭」砸在他頭上,被關在“小屋”裡反省,結婚不到兩年的愛妻抱著出世不久的乳嬰來探,希望以人倫之情打動他凝固的心,促使他「迷途」知返。雖然聽到門外愛妻和愛子悲啼,依然面壁靜坐不為所動,堅持正義與不屈精神,這樣的“頑固不化 ”、“死不改悔”,不久,陳金鵬被逮捕並被判刑,如果當時他能夠及時“悔悟”,本可避免更大的劫難,熟料他仍然堅持自己的立場,他臨危不改初衷,甚至絕食抗議。陳金鵬於1965年元月被省高院以反革命罪判無期徒刑,直到囚禁五年多,1969年死于湖北沙洋農場。 雷海清是唐代宮廷樂師,精通琵琶,據《明皇實錄》記載:安史之亂,叛兵攻入長安,掠文武朝臣、宮嬪及樂師,送至洛陽凝碧池聚宴,露刀脅迫眾樂師奏樂,雷海清拒不從命,擲樂器於地上。安祿山憤怒,當眾將雷肢解。從“古代”雷海清與“當代”陳金鵬身上,我們感受到中國傳統道德氣節。所謂氣節,朱自清說:“氣為敢作敢為,節是有所為,有所不為,就是不合作。”《論氣節》這就是我們需要薪火相傳的高風亮節。 過了近20年,1984年10月,又是1965年元月以反革命罪判陳金鵬無期徒刑的省高院,再次宣判陳金鵬不構成反革命罪。如今春回大地,萬物生輝,歷史終於恢復了真面目,這是當年陳金鵬所期望的春天麼!? 陳金鵬與雷海青相距千餘年,但他們都有世人敬仰的節烈精神,陳金鵬塑造的藝術形象,永遠活在銀幕上,永遠活在觀眾心上。 作者(左)簡介 胡克慶,曾任《湖北文藝》編委,《長江戲劇》和《藝術與時代》雜誌副主編。 湖北省文聯編審、詩人、劇作家、文藝評論家。 近年筆耕不綴,撰寫回憶散文,致力為當代中國文壇留下史實性公共記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