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楊明戲曲人生
  • 2238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牡丹亭:驚夢」曲詞詮譯

筆者遙想:古代封建社會,女子十五六歲便急著嫁人,到了現代,大學青年結婚還常要招致非議,更何況中學生「早戀」,更驚嘆現代詮釋『早戀』,居然是從學制、學籍而來定義「早」與「晚」,這也許是戲藝之外的人文奇觀吧------ (旦唱)[山坡羊] : 《辭海.文學分冊》內“山坡羊”曲調有兩條解釋:一:民間曲調名,流行於明代正德年間,表現男女情愛;二:曲牌名,南曲常用。 (旦唱)沒亂裡 春情難遣 這是倒裝句,還原為“春情難遣,沒亂裡。”意思:如此繚亂的春心,真難排遣。   (旦唱)驀地裡懷 人幽怨 〝山坡羊〞前兩句是全曲的總綱,下面是杜麗娘幽怨情懷的具體表述。 曲牌譜子,前面是三個七字句,第二句的結構,該是:四三。應該讀作“驀地裡懷,人幽怨。”不可讀作:驀地裡懷人,幽怨 驀地裡:猛然間。 “驀地裡懷”,即是無意中出現的情懷,沒有指向的“閒愁”, 這時杜麗娘還沒有意中人,這“懷” 字當作“情懷”(名詞)解,。 “人幽怨”:人,杜麗娘自指不知所來,不知所終的情緒,莫可名狀的幽怨情懷。 (旦唱)則為俺生小嬋娟,揀名門一例、一例裡神仙眷 全句意思:因為俺生來這樣美麗、多情。所以,父母之命就要:出身名門望族,就要神仙眷屬,才算得“門當戶對”。 (旦唱)甚良緣,把青春拋得遠! 杜麗娘越想越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耍一例一例、一個一個地挑;非要挑上一個“良緣”才算“登對”,這樣挑來挑去,不是把青春都誤了麼?俺最美好的花容月貌有誰夠欣賞呢? (旦唱)俺的睡情誰見?則索因循靦腆 未出閣的女孩兒家,渴望有人看到自已的睡態,是杜麗娘大膽的春情袒露,又確是不好意思------ (旦唱)想幽夢誰邊,和春光暗流轉? 既然是睡情無人可見,心中又沒有真愛的“他” ,這無端的“幽夢”失了寄託,和春光一樣流逝消彌,不知春歸處? (旦唱)遷延 這這衷懷那處言?淹煎 潑殘生,除問天! (遷延作「拖延」 解) (淹煎作 「滯留、熬煎」 解) 杜麗娘自問:自己沉魚落雁之姿、閉月羞花之貌,、無可比擬才情,為何如此悄無聲息地隨春光消逝,真正命薄心痛!似這樣愁緒無邊的愁苦人生、如此無法解脫痛苦心緒下地熬人生活,什麼時候才是個盡頭兒啊?除非去問老天爺! 筆者以:這一曲《山坡羊》乃是前人湯顯祖泣血之作,通過杜麗娘之口,控訴延誤他人大好青春的社會人文習俗,唱出美好時光被無端葬送的萬般無奈和極端憤懣,令杜麗娘青春無著的痛苦心情袒露無遺! 後世唯有親身經歷此種遭遇的人,才能深刻理解曲中含意,只有這般直白大膽地心跡披露,映証人生綺夢必然是“想中成”, 哪有“非因夢幻” 之說。只有這般直白大膽地心跡披露,才會引發眾花神唱出「同場曲」:“三生石上緣”------ 場面吹奏「萬年歡」曲牌,戲入夢境,末扮睡魔神,手執一對雙合圓鏡出場。 (末念):“睡魔睡魔,紛紛馥鬱,一夢悠悠,何曾睡熟?吾乃,睡魔神是也,今有柳夢梅與杜麗娘有姻緣之分,奉花神之命,勾引他二人香魂入夢者。 睡魔神分開雙鏡,左鏡貼胸,高舉右鏡,在[萬年歡]牌子中從上場門把柳夢梅引出,柳夢梅手執柳枝,雙袖高拱遮臉出場,被引到大邊側身站住;睡魔神縮回右鏡照住柳,用左鏡在桌上一拍,舉鏡引杜麗娘出,杜麗娘抬起左袖擋臉,至小邊與柳夢梅對面立定;時睡魔神於二人身後悄悄合鏡,沖柳、杜二人一看,再看看臺下觀眾,微笑下場。杜、柳相對移步,等到杜抬起的左手碰著柳拱著的右手,二人同時放下袖子,柳驚喜相視,杜害羞左袖抬起,擋住柳的視線。 (香港中華藝萃 楊明 回憶整理 兔年夏月) (下期待續:「牡丹亭:驚夢」身段關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